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首 页机构简介理 事 会对外交流学术活动研究论文学术成果慈善活动
 
今天是:
首页 > 研究动态
战火中的凤凰涅槃--抗战中的广德医院
发布日期:2018-07-02浏览次数:字号:[ ]


广德医院 

1898年,美国医生罗感恩夫妇漂洋过海,首次将西医带入湖南,扎根常德,常德人民接受到优质的现代医疗服务。至抗战前夕,经过40年的艰难历程,广德医院已发展为开放病床50张,集门诊、住院、预防、教学、科研为一体的医院。外科、眼科、妇产科、感染科、寄生虫等业务开展成熟,并成功开展了巨大肿瘤切除、胃小肠切除、肝脓疡切开引流、肾切除、嵌顿疝手术、乳腺癌乳房切除术、阴道闭锁整形术、虹膜切除术及子宫癌的药物、镭锭及手术治疗等,开展了皮肤病、性病及口腔科业务及鼠疫、霍乱、伤寒、疟疾、痢疾、血吸虫病等传染病的预防和治疗,能进行透视和摄片、血培养等检查。医院医疗水平、规模及管理处于行业前沿,闻名遐迩。

1938年-1945年,常德和中国许多城市一样,饱受日军侵犯,广德医院为数万伤员进行了及时的救治,医护人员与常德军民众志成城,取得了抗战最终的胜利,为抗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广德医院如同战火中的凤凰,涅槃展翅。

 

在战争中救治病人

1938年1月初,涂德乐医生回忆,为了躲避日寇侵略,全国各地约15万难民涌入常德,医院更是不遗余力地为大众服务。

1938年9月,常德应对日寇空袭的准备紧锣密鼓进行,广德医院发出召集令,招募10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一个红色的十字被油漆在医院的屋顶上,之后马上又被一面美国国旗所取代。医院与中国军队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如刘智、商震将军,也为部队官兵看病检查身体。

1938年11月,广德医院已经有了6名医生,还有更多广德护士学校的毕业生来照顾日益增加的病人。医院现在也有了55个床位,另有15张床位设在学校,但仍然不够。于是在广德医院附近又新开了一家专门接收难民的医院,设立了100个床位。 1938年至1939年的农历冬天,医院因为病人过于拥挤而引发了霍乱,而这种传染病通常都是在夏季发生的;士兵们都打了预防针,一场公众健康运动也全面开展起来。疫情很快得到了控制。同时,广德护士学校也转移后方的沅陵重新开办。 

11月9日,9架日军飞机进入常德,轰炸正在建设的石门桥机场,炸死10多人,伤者送至广德医院。涂德乐院长是国际救援委员会常德支会的主席,他立即组织医护人员抢救,每个被炸死的同胞遗体用白布盖着,放在担架上运到关庙前的汉寿街摆放着,供市民吊祭,揭露日寇杀害无辜平民的无耻罪行。此外还有600名受伤民众在医院得到医治。

为了防空袭,医院在三处分别建了防空洞:一处在医院一角,另一处在涂德乐家花园的尽头,还一处在学校的楼房内。这些防空洞最大的用处就是保护医护人员和病人不受伤害。医院还在农场租了一些房间,以供上夜班的护士在白天补觉。为了减少醒目标识,护士都将白色制服换成深蓝色。空袭警报一共拉响2次,第一次是警告人们飞机正往这个方向来,第二次是告知人们飞机已经临近。寺庙敲钟被作为警报系统的一部分。当空袭警报解除后,人们重新回到城里。

涂德乐院长规定,医院工作人员可以在空袭时离开医院,但必须在警报完全解除的20分钟之内赶回来护理伤者。

1939年12月29日的空袭中,超过1500人死亡或受伤,医院急救队、其他单位赶来的抬担架者都加入救援。医院为伤者打开诊所大门,并在街道和诊所之间铺设了一条走廊,足足有150多米长,其间排满了需要诊治的伤者。有些是用木板抬过来的,有的用黄包车,还有一些由朋友搀扶来的。医院的医生、秘书、技师还有从长沙来的查理·罗伯茨以及许多外国朋友们都为治疗工作提供了大力的帮助。整个下午,医院为600 多位病人做了敷药包扎,情况最严重的病人被送进医院进行治疗。其中有一位女士的肺里扎进了一片木柴,最令人同情的是那些胳膊和腿不得不被截肢的孩子们。

空袭也给医院造成极大损失。位于二铺街的楼房中弹爆炸并着火。工作人员勉强逃了出来,几个医院小工们努力把火扑灭,飞机第二天又来轰炸,院长巴天明和护工花费了数小时试图扑灭二铺街大楼的大火,但都无济于事了。后来《纽约时报》刊载巴天明的空袭报告。

从1939年10月至1940年12月是涂德乐医生离开常德度长假的时间,巴天明接管医院的管理工作。他总会每天在医院待好几个小时,不管有没有空袭。虽然有些工作人员可以躲到乡下去,但空袭期间医院是不会关门的。

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国旗不再具有防空袭的作用。

1942年6月30日早上6点半,常德遭遇了一次极为严重的空袭,一千人被炸死炸伤。柯德芬女士(人称巴师母)此时已经赶到医院,并且给谭学华医生当助手,谭医生当日一整天手术不断。整个夏天繁忙、炎热,晚上都没有丝毫松懈。医院的床位无法满足需要,而且病人的病情都非常严重。除霍乱、痢疾、疟疾流行外,战争带来的健康问题也突出。柯德芬得了疟疾,并且手部也发生了感染。她和丈夫巴天明都消瘦了许多。

尽管如此,1942年的新年像每年一样将庆祝活动安排在圣诞夜进行。医院还买了一头猪,将病房用彩纸穿成链条装饰一新,医院主大门口摆放了一棵圣诞树,上面点缀着小彩色电灯泡,医院用自己的发电机发电。护士们在病房里唱歌。圣诞老人给每位病人送来了圣诞礼物。然后医护人员举行了晚会,并互相赠送了礼物。

1938年到1942年间,日军飞机入侵常德467次,轰炸73次,投弹2181枚,炸死炸伤无辜民众3638人,给常德造成巨大灾难。一次,日军轰炸常德时,涂德乐医生打算从沅陵返回医院。当时因交通瘫痪,涂德乐乘国际红十字会英国官员斯科特先生(Mr.Scott)的车回医院,涂德乐医生一行冒着枪林弹雨,义无反顾,坚定而执着地前往医院履行自己的职责。

1943年3月,日本人再次靠近常德,停留在离常德城数十多公里之外的地方,日本人的地面部队从来没有离常德这么近。医院立即开始准备人员疏散。护士学生和病人们都回了家,药品和其他设备则被储藏在船上。尽管形势不容乐观,但门诊部仍然开放。成千上万的常德人民不得不被迫离开这个土生土长的城市成为难民。这样的威胁到了4月中旬才宣告结束,疏散的人又回来了,医疗设备也重新被拆包送回医院,医院重新开张。但到了5月,警报再次响起,医院的医护人员和药品设备再次装满了4条船,柯德芬与医护人员一道乘船离开常德到达桃源。巴天明院长留下来保护医院财产,随时准备在“一分钟的通告下”离开。警报消除,人们又再次回来了;6月中旬,医院和门诊部又重新开始接收病人。

11月上旬,人人都收到了离开常德城的警告。病人再次被送回家,医院的物品再次被打包,租好船只。当医护人员准备在7日将东西运上船时,被告知情况好转,大家又都留了下来。在等待过程中,开放了门诊部。到了15日,再次被通知赶紧撤离常德,于是医院物品迅速被装载在3艘船上,包括柯德芬女士在内的45个人也挤上了船,船只多次被日机扫射,一侧被击中,留下一个大洞,船夫曾弃船而逃。经过再三权衡,巴天明和医院部分男性医务人员留在了常德。可是11月18日午夜(常德守城战开战之日),官方突然通知他们紧急撤离,巴天明他们马上将之前未带走的医院药品和设备打包,在码头租了两艘船,去往桃源的90里旅程伴着隆隆炮声,好不容易到了桃源,却得知其他队伍早就已经朝前走了,于是在21号的早上离开了桃源,日寇在当天晚上就占领桃源。之后,他们往沅江上游前行,日本飞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河面上空,并用机枪扫射了已经离船的队伍,有人急忙往河里跳,并往飞机可能不会扔炸弹的河岸对面奋力游去。此时,医院的大部队都已经上岸了,除了巴天明和刘医生的太太之外。

在沅陵住了几天后,巴天明他们决定留下一半医护人员,另一半人员由巴天明夫妇带领继续往沅江上游走,先乘车,后换乘小船,在圣诞节前到达了洪江。基金会在洪江有一个分支机构,还有一所小医院和一个中国医生。

1944年 1月11日,巴天明夫妇从洪江回到了常德。回到常德后发现,广德医院以及涂德乐医生的住宅没有受到大的破坏,但还是受到了掠夺,许多物品和设备被损毁,医院的被褥和其他非医药物品也全都不翼而飞,房子需要修整。医护人员陆续回到了医院,对医院进行打扫和清理。在他们的努力下,门诊于1944年1月16日便开始恢复了运营。到1月28日,医院可以接收一些病人了,但是有些病人需要自己带被褥、脸盆和茶壶等。医院忙于接待病情被延误的伤者,许多必须要进行手臂或腿部截肢;有的因为长期延误治疗,已经严重感染。红十字会为医院提供了床单和羊毛被,病人从此不再需要自己带被子了。木匠、泥瓦匠、锡匠还有漆匠都忙着修补工作并制作新家什。到了3月份,医院能够提供40个床位。巴天明夫妇有许多报告要写,很多账簿要更新。

日本人于5月末进攻长沙,医院医护人员再次带着物品乘船匆匆撤往沅陵,巴天明和几位男士留了下来。常德本地构成的威胁在6月上旬消除,中国军队重新占领了至常德东北边的一些城镇。医院照常开业,为大众和军队伤病服务。

抗战胜利后,医院得到迅速发展,月均住院人数达310人次,日均门诊达100人次左右,病床达120张。

 

为盟军提供医疗及后勤服务

1943年6月,5名美国空军来到常德并和巴天明夫妇在一起待了3天(这5位勇士做电台情报工作,并服务于第14航空队)。他们认为巴天明家黄师傅的饭菜是他们离开美国之后吃过的最美味的。柯德芬非常欢迎他们的到来。

在常德会战之后,巴天明曾在无数场合看到过美国的空军,而且每次看到的都是美军飞机被击落的情景。第一次是4位战斗机飞行员,由于燃油耗尽不得不弃机跳伞。游击队发现了他们,给他们穿上了中国服装,并将他们带到常德。官方让巴天明为他们提供食宿,巴天明很乐意地答应了。一天早晨,他们到达医院大楼,身着与之不相称的中国服装,戴着农民的宽边大草帽。对飞机被击落一事,他们感到非常悲伤,但当他们知道巴天明等人能听懂他们的语言时又高兴起来。在歇息几天之后,他们上了一艘去长沙的汽艇,之后前往在衡阳的空军基地。

另一件事是关于B29轰炸机组的。巴天明曾亲眼目睹他们的飞机尾不断冒出浓烟。第二天,官方告知这架飞机坠毁,但所有11名机组人员都用降落伞安全着陆了。常德官员安排医院接待,机组人员非常感激地在巴天明家进行了洗浴和修整、健康检查。两位当地官员也加入了巴天明夫妇安排的家庭盛宴。由于条件限制,除三人外,其他人被安排到了城里的其他住宿处。他们在常德仅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由一名空军医生来接他们,并送他们回到了空军基地。  

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关于一位名叫理查德·斯图兹曼的美国飞行员,他曾在医院住了10天,谭医生每天为他护理伤口。当他恢复到良好的状态并能够踏上旅途之后,一位中国人护送他到了沅陵,这样他就能搭乘去往昆明的飞机。他会说的唯一一句中国话就是“我是美国人”。

1945年4月,常德又受到日寇的两次惊吓。而当这两次威胁过后,范·埃弗拉夫妇和护士小姐们再次带着医疗用品撤往沅陵。谭医生和其他一些医护人员一起在常德附近建立起一个门诊部。而涂德乐医生,也回到了常德,和一些男护士准备等到必要时的最后一刻离开。多亏有美国军队帮助,他们能够乘坐吉普车或卡车。而且,空袭也少了很多。

美国军队此时已经驻扎在了常德。一些美军人员和涂德乐医生住在一起,其他人则住工作站。一位陆军上校甚至还给涂德乐医生带来了罗斯福总统过世的消息。这些美军人员中有一些是医生,涂德乐医生还将其中两名美国军医带到血吸虫病盛行的湖区,这种病可是这些医生们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在抗战期间,由于广德医院的美国背景,使其已成为美军人员的联络点和居住地,同时也是美军人员伤病的救治医院,总共为数十名美空军飞行员提供医疗和生活服务,为他们重返蓝天,打击日寇做出贡献,居功至伟。

 

成功抗击细菌战

1941年11月4日凌晨,一架单独飞行的飞机出现在常德上空。这极不寻常;因为空袭通常是多架飞机共同执行的。这架飞机不仅出现的时间相当早,而且飞行的高度也相当低,离地约20多米左右。那天,文美莉女士正等待着乘坐快艇回桃源。她和同伴循着声音往上空看去,能清楚地看见两个人(其中之一为臭名昭著的太田大佐),身着白色服装,坐在飞机的驾驶舱里。这架飞机在城区上空盘旋,之后扔下了什么东西就飞走了,显得非常神秘。直到广德医院传出消息,才知道这架小飞机的恐怖使命。日本人的细菌战!当这架日本飞机飞过人口密集的住宅区时,许多木笼子被扔到街道上,木笼子遇到撞击就碎了,里面似乎装着破布、谷壳、谷物和死老鼠!一位充满好奇心的男子很有头脑,他扫了满满一撮箕,并把这些东西送到广德医院,谭学华医生运用显微镜观察到这些东西疑似含有鼠疫杆菌。

11月12日,一位12岁名叫蔡桃儿的女孩子,被送到医院。谭学华医生发现有其体内含有股沟淋巴结炎吸入物”,而且确认了其之前的发现--淋巴腺鼠疫,又名黑死病。

后来国民政府派来的防疫专家陈文贵医生在12月12日报告说,日本人扔下的这些间接鼠疫证据也是非常有说服力的。1942年4月,陈医生写了一份报告,不仅描述了在常德发生的鼠疫事件,还包括之前发生在被日本人侵占的浙江省的鼠疫袭击,涉及的城市有宁波和衢州。

国际联盟的疫病专家伯力士医生(Dr.R. Pollitzer) 也赶到了常德,并待了差不多两年时间。他在常德工作期间住在巴天明家。伯力士医生在医院还专门建立了办公室,专门研究传播瘟疫的老鼠。

伯力士医生与广德医院商议采取了有偿收集老鼠、火烧病原感染区、建设隔离医院三大措施。人们交一只老鼠到医院就会得到1元钱,医院一共有成百上千只。为了消灭空投区域内的鼠疫老鼠,集中烧毁了一些房屋。还在离城墙东边3公里以外,建立了一所隔离医院。

正是有广德医院的医护人员与伯力士、陈文贵等一批专家,以及政府和军民的共同努力,常德成功地阻击了一场大的灾难,粉碎了日寇细菌战的进攻,常德人民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直到20世纪90 年代的研究表明,细菌战共造成7千多人死亡。

 (撰稿: 刘立美 钟云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关于毕福昌殉国于常德会战的研究...
· 关于重建常德古城的建议
· 黄埔军校1-23期本校学生入学...
· 寻找广德医院创始人罗感恩大夫的...
· “2015•纪念中俄反法西斯胜...
· 关于解决澧县籍著名抗日烈士王剑...
· 关于恢复常德会战阵亡将士公墓原...
· 关于举办《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
· 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公墓面貌变...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