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首 页机构简介理 事 会对外交流学术活动研究论文学术成果慈善活动
 
今天是:
首页 > 研究论文
略论常德会战57师与常德民众关系
发布日期:2014-04-17浏览次数:字号:[ ]

湘潭大学 历史系左谦    411105

  Summary statement the battle of Changde relations between the 57 division and the people

  Xiangtan university  History department  ZuoQian   411105

  摘要:57师驻防常德之初,便替常德民众着想,抢运物质。当鄂西会战战事趋缓,民众回城,57师士兵帮忙义务输送。移防城外及在河洑整训,帮助民众割稻、耕作。民众对57师有口皆碑,誉为王者之师。为常德保卫战疏散民众,打下坚实基础。在“疏散第一”的口号下,余程万师长举措适当。在会战中民众支援57师,军民同仇敌忾,取得常德大捷的战果。

  关键词:常德会战、57师、常德民众、军民关系

Abstract: 57 division stationed at the beginning of Changde, considered for Changde people, cr material. When the battle of western Hubei fighting eased,  the Chengde people back, 57 soldiers help obligation to delivery. Movements outside and training and consolidation, help people to cut rice, farming. 57 division known as the division of the king. The battle of Changde for evacuation, to lay a solid foundation. Under the slogan of "evacuation first", the division commander of Yu Chenwang take appropriate measures. Public support 57 division in the battle, soldiers and civilians is indispensable, with Changde triumph of success.

Keywords: Battle of Changde 57 division  , Changde people,  relations between the  army and the people

  常德保卫战,57师坚守常德16天。并在各路援军的支援下,进行反攻,取得常德大捷。以上战果的取得离不开统帅部的英明领导、第六第九战区参战部队的紧密配合,离不开虎贲将士的浴血奋战,中美空军的协同作战。也离不开57师与常德民众紧密的军民关系。在已往的文章中,关于专门论述57师与常德民众关系的尚不多见。本文希冀对这一话题作进一步的探讨。

  一、会战前,57师与常德民众紧密关系之建立

  鄂西会战期间,常德民众就经历了一次疏散。在1943520日,“传日寇到达离常德很近的陈家咀和蒿子港”[1]4521日,常德民众被强迫疏散。“由城防部队派出枪兵,挨户‘逐客’每甲只留三人,其余无论老幼,概须当日离境,否则严办。”[1]4出现“自朝到暮,满街满巷的摩肩接踵,络绎不决(绝),哀鸿遍市,不胜愤慨”[1]4的情形。在下南门的渡口,“民众挤拥到水泄不通,上下的船舶,漫无统制,小划子渡河,一个人付费伍拾元,有钱的忍痛固不计较,贫苦的惟有望洋兴叹。”[1]4更严重的是,由于秩序混乱,出现民众掉入河里的惨况。“当时就有一个老婆婆挽着一个小孩被挤下河去,未遭敌寇无情残杀的祸,已受我同胞予以未颠之苦。”[1]4“百姓们被迫离城了,个个脸上都带着沉重的颜色。”[1]5由于仓促撤离,城里许多店铺招到洗劫,导致悄悄回城的商家在门板上写着“洗劫一空,请勿再来”[1]5。“据事后多事者事后调查估计,常德民众的损失,单是被劫去的货物,总数就在5亿以上。”[1]5   526日,57师接防常德。“首先把全城洞开门户,所有破落的由虎贲兵士加以修理,重新开封,贴上封签,并将家具什物登记,一面手令各级官兵,不得擅入民房,违者就地枪决,决(绝)不姑息。随后动员全部人力,把街面上满地的瓦砾和歪倒的房屋,电杆等清除整理,顿使这疮痍满目、凌乱不堪的街市,露出他本来的真面目。”[1]5 做了以上的事情后,余程万师长认为,民众人是疏散了,但物资却没疏散,如若敌人真来了,这么多物资落到敌人手中,甚是可惜。便和地方机关会商决定:“各乡镇保甲长一律回城办公,其余的居民,准凭证每日上午九时至下午三时入城搬运物资,尔后视战况和缓之度,将居民分期召回。”[1]6“疏散的老百姓无不欢欣鼓舞,每日进城取物的总有成千成万。”[1]6士兵严格服从余师长的命令,面对混乱的老百姓,虎贲战士始终是和蔼可亲的笑容满面。余师长告诫哨兵“你们充任哨兵,说话要好听,面孔要好看,任务要达成,而不能马虎”[1]6。守城哨兵也是最苦的,他们查验每个人的证件,遇有行路可疑的更以详细严密的盘查。随着战事趋于和缓,常德的居民逐步被召回。百姓雇佣人力的困难是余师长很大的顾虑。余师长“特在各交通要点和渡河点配置义务输送站,令各兵士替流亡归来的民众义务接运行李货物,他们整天没有休息,汗流浃背,转弯抹角送到百姓们的家里。”[1]6余师长再三告诫士兵,绝对不能受民众的招待,“兵士们所得的报酬,在物资上虽然只是一杯开水,但在精神上,由于他们那种超然的军民合作精神,所换得来的高贵和普遍的敬意。”[1]6虎贲将士获得常德民众的拥护与爱戴。面对虎贲将士,常德民众作出如下反应:一位老年人走进城门,望着两个虎贲的哨兵,抱着拳头,拱了再拱,他虽然不说什么,但看他眼角流下两行泪珠,也就觉得感动至深。又一个小朋友很天真地牵着兵士的手说“虎兵你们太好了”[1]6。常德人说:“虎贲待我们太好了,我们当百姓的把过去的事比比,也不能不向他们表示敬意。也许时代变了,我们从未见过像虎贲这样好的部队,我们常德真是有幸极了,前后来过了两个爱民的好将领。我们永远忘不了,从前是冯玉祥,于今是余程万。”[1]6他们又说:“军队运输的时期,最坏的部队动辄到处强拉民夫,使民众畏之如虎,最好的部队,在过去如冯玉祥所练的西北军,亦不过用自己所有的骡马,不拉民夫罢了。若说到虎贲的部队,既不拉民夫,反要士兵替我们民众充夫子,真是别开生面。”[1]6民众对虎贲将士已是有口皆碑,将其誉为王者之师。

  57师良好军民关系的建立,不仅表现在帮助义务输送民众物资方面,在常德秩序恢复后,移师驻城外及到河洑整训,也做了许多好事,为常德民众所称道。当时“适值秋收的时候,他们为民耕作,单是割稻一项,即达五千余亩,他如割麦,耙田,种秧,灌水等成绩都有可观,假如老百姓要是为着他们的酬劳予以酬谢的话,他们定会推辞。这样安守本分,秋毫无犯,所以常德民众能与虎贲将士共患难。”[1]106

  时任常德县政府建设科长的岳其霖在其回忆文章‘我所经历的常德会战’写到自己亲眼见闻57师的几件事:“第一,军纪严明,不强买强卖,不取老百姓一针一线,也没有一个官兵在娱乐场所骚扰生事的。会战前夕常德疏散,主动搬运物资,不取报酬。这是国民党部队中罕见的。第二,为农民收割稻谷。在秋收季节,分派士兵帮助郊区农民收割,自带炊具、粮、菜、煮中饭,拒绝招待,拒收报酬。”[2]193

  二、再次撤离常德、军民合作之典范

  19431112日,随着战局的发展,日军进攻常德的目的很明显地表现出来了。余程万师长便饬令常德物资人口开始疏散。此次疏散,常德民众,发出“疏散第一”的口号。老百姓说:“保卫国土的责任,我们已寄托在曾经有过辉煌战绩的‘虎贲’健儿身上了。但是保存物资的责任,我们却要自己勇敢地担负起来,要怎样负起保存物资的责任呢?一句话‘疏散第一,’他们又说,抗战六年多,我们当老百姓的都有这样一个经验,敌寇在进攻猛烈的时候,固以空军轰炸临进前方城市,以图阻碍我方军事的行动。当他攻势受挫的时候,更会滥炸我临近前方的城市,以资泄愤,我们不要依赖性地以为我们英勇健儿们,既有确保常德的把握,就把疏散工作懈怠下来。我们强调说,疏散物资,不但减少个人的无谓牺牲,更是保持国家元气,保持国家的元气,就是增强作战的力量。”[1]9新潮日报十一月十二日的社论以“疏散第一”为题。指出“在军机万急的时候,我们老百姓是有帮助防军运输器械的义务的,现在我们的防军,不但不须(需)要我们帮忙,反而从百忙中抽出一些人力物力来帮助我们老百姓疏散。我们既感且愧之余,应该乘此交通工具灵便的好机会,从速疏散,把物资疏散完了,好让军队一心一意去打仗,去杀敌。如果我们再存观望态度,迟延疏散工作,我们简直成了国家民族的罪人。”[1]9结语说:“我们的口号是疏散第一,不仅疏散第一,而且要疏散迅速,不仅要疏散迅速,而且要疏散彻底。才能表示对虎贲部队协助的感谢。疏散迅速才不会妨碍守军的作战,疏散彻底,国家的元气才不致无谓的牺牲。”[1]9

  与前次疏散“负责的当局事先既无计划,疏散所需的交通工具,也没有妥为征集分配”[1]4相比,余程万师长在百姓们深明大义的支持下,作了有计划的指导和协助,所以疏散进行的非常顺利。“人口物资是向沅水南岸方面疏散的,余师长为便利老弱妇孺及物资的疏散,调集木船六十艘,组织义务渡河的疏散队,并派航轮两艘,每日往返开驶常桃之间,义务为人民疏散物资,一面调派士兵于各要道,各码头帮助民众搬运货物,同时沿途派兵保护。”[1]9当遇到“从常德南站到黄土店,计程不过九十华里,但挑运物件行李的力夫,竟索费每担高至八百元,余师长以百姓们既以饱受逃难的苦楚,何堪再受此种无理的剥削,除严令常德县政府切实评定价格外,一面续派大批士兵义务担运三十里,依然不准索取酬劳或其他类似这样的事情,一时疏散的市民获此便利,无不感泣涕零。”[1]9

  余程万将军在保卫常德的文告中,也专门提到疏散民众的问题。“现在常德会战的序幕,明日可能展开,而这城里的百姓还有少数没有疏散,为了贯彻国家的法令,爱护人民,减少我们作战的顾虑,我们应该尽量协助他们疏散。各团各直属队,应该随时依事实的需要,派人替他们保护送行李,划船,但不能离开设防的范围,尤其不能接受任何一点小酬劳,至多只准喝一杯热水。假如你们不遵照我的命令,有索取酬劳或其他类似的事情,那就以输送连那个上等兵,刘为才为例,决不姑息”“至于疏散后,常德城里的各家店户,任何人不准擅自进入取物,就是我自己也是一样,如有故违,亦就地枪决,你们各位,如果要想保持自己的清白和荣誉,那么就只有监督部下们的一切行动,不要越出常轨。”[1]11

  常德民众的顺利迅速疏散,为57师坚守常德消除了后顾之忧。是军民合作的典范。

  三、军民共抗强敌,会战期间常德民众对57师的支持与贡献

余程万将军秉持“军队是国家的,也就是人民的,我们要尽力量保护人民,如果我们不但不能保护他们,反要骚扰他们,欺负他们,那与过去军阀和私人武力无异了”[1]116。“一般民众如能受到我们的感化领导,能够组织起与我军队通信协力。共同一致打击敌人相信力量比任何力量还要大。”[1]116“余师长很注意‘军民关系’,所以他统率的部队,无论到任何一个地方,军民总是彻底的,甚至可以做‘可与之死’的境界。这实在是不容易的。但也竟然做到了。”[1]116在常德会战中,常德民众给57师帮助很大。“他们协同余师长作战,虽然没有战斗经验,但他们那血是热的,此外他们在火线上扶救伤患,运械输弹,送茶送饭,都是已尽他们最大可能的力量,他们在火线上的来来往往,口里轻轻地哼他军民合作歌:‘你在前面打,我在后面着,挖战壕,送子弹,抬伤兵,送茶饭,我们有的是血和汗,我们同心协力干。’”[1]116余师长说“他们在战役所起的作用等于无数门山炮,这武器是敌人所缺乏的。”“老百姓不但引路,而且还冒着飞机大炮的危险,自动在火线上输送子弹,送饭送开水”[1]116这是在很多其他国军部队上看不到的。百姓认为“虎贲太好了,我们乐得给他们帮忙,那种不相干的部队,老实不客气,我们才不帮他的忙呢!”[1]107“广大人民自动坚壁清野,破坏交通,为我军通风报信,担任向导。有的还提供粮食,参加战斗,为我军作战胜利提供了基础。”[2]16719431128日中央社高度赞扬余程万,发布电讯称:“……而城内市民不分老幼为余师运械输粮,扶救伤患,此种军民合作亲密友爱之精神,尤有助于士气之激励,而诞生此辉煌之战果。”[3]211

  四、结语

  毛泽东主席在《论持久战》中指出:“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在日军发动的一号作战中河南战场,蒋介石坦承:“我们的军队沿途被民众包围袭击,而且缴械!这种情形简直和帝俄时代白俄军队一样,这样的军队当然只有失败!”[5]3151951211日陈毅在会见苏联驻华大使尤金时,介绍淮海战役情况时,特别强调,“五百万支前民工,遍地都是运粮食、运弹药、抬伤员的群众,这才是我们真正的优势。最后说了一句: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而易劳逸在《流产的革命》一书中指出“南京政府的军队像许多军阀一样,一般纪律都很差,薪水不足并缺乏良好的供给。因此军队经过一个地区就象瘟疫降临在土地上:强夺财产和房屋,任意索取食物、牲畜、车辆和人力。”[6]255葛先才将军在他的回忆录中也说:“人民是尊敬军人的,所遗憾者,以往曾有少数不肖官兵,违背其保国卫民天职,败坏军纪,骚扰人民,以致军民之间发生一点隔阂,不胜浩叹!”[7]60

事实证明,良好的军民关系,是战胜强敌,取得战争胜利的重要条件。常德会战的战绩离不开57师与常德紧密的军民关系。

  参考文献:

  [1].陈浩然.《常德抗日血战史》.[M].台北:台湾文海出版社.1965

  [2]薛岳、余建勋等.《湖南会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战亲历记》. [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

  [3].钟启河、刘松茂.《湖南抗日战争日志》.[M].长沙:国防科技大学出版社.2005

  [4]毛泽东.《毛泽东选集》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5].王奇生.《革命与反革命》.[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6]() 易劳逸著 陈谦平 陈红民等译 《1927-1937年国民党统治下的中国流产的革命》.[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1992

  [7]:葛先才著,李祖鹏编《长沙·常德·衡阳血战亲历记——国民党将领葛先才将军抗战回忆录》.[M].北京.团结出版社.2007

  作者简介:左谦1989~)、男、湖南省沅陵县、湘潭大学2012级研究生,研究方向中国近代史

  通讯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大学2012级中国史 左谦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寻找广德医院创始人罗感恩大夫的...
· “2015•纪念中俄反法西斯胜...
· 关于解决澧县籍著名抗日烈士王剑...
· 关于恢复常德会战阵亡将士公墓原...
· 关于举办《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
· 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公墓面貌变...
· 常德会战研究会祝抗战老兵中秋快...
· 国务院关于公布第一批国家级抗战...
· 9月3日,我市将在公墓举行抗战...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