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首 页机构简介理 事 会对外交流学术活动研究论文学术成果慈善活动
 
今天是:
首页 > 研究论文
第十军援常作战述论
发布日期:2013-12-04浏览次数:字号:[ ]

罗玉明[1]左谦[2]

  在常德会战期间,会战的成败对于中国军队来说,除了第57师的守城决心和英勇战斗外,援军的作战,特别是第10军的作战是重要因素之一。学术界对常德会战研究成果颇丰,对援军作战也有评价,[3]但对于第10军在援助常德会战的经过和表现却语焉不祥。本文试图就第10军支援常德会战的经过做一叙述,在此基础上做一简单评价,以为常德会战七十周年纪念。

  一、第10军的组建

  国民革命军的编制序列中,先后出现过五个第10军番号,分别是黔军第2师组成的第10军;西北军方振武部组成的第10军;浙军、国民军各一部组成的第10军;直鲁联军徐源泉部组成的第10军;陕军第2军等部组成的第10军;参加常德会战的第10军。

参加常德会战的第10军组建于19397月,是由来自其他各部队的三个师组成的。

抗战开始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了扩建国防军事力量,开始着手组建预备部队。梁华盛被蒋介石亲点,要他自陆大毕业后筹建新军。

梁华盛生于19031113日,广东省茂名人,黄埔一期生。1936年入陆大特别班第三期学习。受命后梁华盛前往衡阳组建师部,并招募了两湖两广地区8000新兵,组建预备第4师。预备第4师成立后,梁加强训练,四个月后因“整备绩优”被编入正规军部队,并改称为第190师,师长梁华盛。当时该师的代号为“忠勇”。

  武汉会战爆发后,第190师奉命参战,被编入第25军王敬久部。730日,第190师抵达高垄担任鄱阳湖北面的防务,日本海军陆战队对高垄发起四次进攻皆被第190师击退。82日第190师因侧翼受威胁奉命放弃阵地,赴德安休整。九江沦陷后,日军攻德安,第190师在东、西孤岭阵地顽强作战20余天,1018日,第190师退守德安城与第139师坚守半个月,再次给日军沉重击。德安陷落后,第190师撤到高安休整,基于第190师在武汉会战中的出色表现,梁华盛提升为第25军副军长兼第190师师长。193975日,军委会以第190师为基础编组第10军,梁华盛晋升中将军长。

  第3师是一支老资格部队,他源于黄埔军校时期的教导师和补充师。当时为了北伐将二者编为第2021师,后又以补充团为基础扩编第69师,19287月编遣会议后,决定以这三个师合编为第3师。第3师成立后经历过军阀混战和围剿红军诸役。红军长征后,第3师在闽西绥靖地方,并负责监视陈济棠。193510月按调整师编制改组,后移驻江西宜春、袁州整训。抗战爆发后,第3师在上海、徐州、武汉作战。193868日编入第8军序列,当第190师在鄱阳湖作战的时候第3师也在鄱阳湖以南地区与日军作战。期间两师还互相联络,并派遣一部协同作战。武汉沦陷时,第3师在武宁抗击日军,并一度将日军击溃,获得上级嘉奖。19393月间,第3师在修水河北岸布防,1940年开赴湖北通城修整,3月再次返回修水直到编入第10军、

  预备第10师是在抗战爆发前临时组建的预备部队,与预4师不一样的是,这个师并没有转换为正式编号便开赴前线作战。师长蒋超雄,副师长方先觉,隶属第86军。在1940年的陈家大山战斗中,师长蒋超雄指挥的左路进攻不利被撤职查办,而在战斗中指挥右路的方先觉由于指挥得当,一举攻占了既定目标,于战后升任师长。尔后,方先觉即针对部队军官素质差、士兵战斗力弱的弱点,对部队进行改组。首先他将部队连以上的军官全换上由黄埔军校毕业的学生和有作战经验的军官,其后对部队加紧训练,严肃军纪,使全师军风纪大为改观。预10师重新编组后,预10师由第86军调入第10军建制。

    194056日,第8军奉命与第10军合并。新组建的第10军,辖第3师、第190师、预备第10师,军长由原第8军军长李玉堂担任。

李玉堂担任第10军军长后,率部移沅陵、泸溪整训。当时军委会组建第10军是为了派该军赴缅甸作战。但由于远征军在缅甸作战损失惨重,第10军的作战任务便被解除了。其时经过整训的第10军战斗序列如下:

军长李玉堂、副军长赵锡田、参谋长蔡时雨;第3师师长胡蕴山、副师长周庆祥、参谋长陶绍唐、辖第789团;第190师师长余锦源、副师长赖传湘、参谋长不祥、辖第568569570团;预第10师师长方先觉、副师长卢云光、参谋长孙明谨、辖第282930团。

    19419月,正在衡阳、渌口整训的第10军奉命参加第二次长沙会战,并于923日抵达高桥、金井、福临铺一线阵地构筑防御工事。924日,第10军先后遭到日军第3师团(丰岛房太郎)主力、第6师团(神田正种)和第40师团(青木成一)各一部的猛烈进攻,经两昼夜激战,突破第10军的防线,副师长赖传湘阵亡。李玉堂被迫率部撤退至捞刀河以南收容整顿。随后将收容后的第10军部署在长沙外围的东山、浏阳河、捞刀河一线,利用地理优势阻击日军。这一次李玉堂亲自拔枪上阵,士气大振,终于坚守四昼夜之久,与援军一起将日军击退,为第二次长沙大捷立下汗马功劳。

  但第10军没有得到上级嘉奖,因为军委会要追究丢金井的责任,李玉堂身为军长,以撤职处分,并任调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挂名高级参议。李玉堂撤职遭到第10军官兵的强烈抵触,他们一致认为第10军在长沙会战中有功,就算不嘉奖,也不应该把军长撤职。另一方面接任第10军军长的钟彬在了解到第10军的现实情况后,也藉故推迟上任时间,这使得第10这成了一支没有军长的队伍。

  194112月,日军集结重兵三犯长沙,而担任长沙警备的第10军没有军长。于是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决定让李玉堂复出,承担指挥第10军的任务。李玉堂自撤职后,感到上级对他不公,怎么也想不通,因而没有办交接手续的情况下闭门谢客。薛岳请他复出,李玉堂并不买他的面子。直到蒋介石给李玉堂打电话后,才复出。

    194211日,日军集中优势兵力,猛攻长沙。第10军官兵奋勇抗击,三个师的正副师长均到前线督战,第10军将士苦战四昼夜,击退三倍于我的日军的进攻,给日军以重创。会战结束后,军委会向第10军颁发“泰山军”的荣誉称号。三个师也分别授予“民族荣誉”称号。124日,李玉堂提升为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10军军长,并被国民政府授予青天白日勋章。同年328日,李辞去军长职,专任第27集团副总司令。由方先觉升任军长。其时第10军的战斗序列如下:

  军长方先觉,副军长余锦源、参谋长陈铁坚(后为孙玉鸣);第3师师长周庆祥、副师长彭问津、参谋长孙玉鸣(后为张定国);第190师师长朱岳、副师长陈天民、参谋长不祥;预10师师长孙明瑾、副师长葛先才、参谋长何竹本。

  二、第10军援常之战概况

  在常德会战的初期,在国民党的战略部署中,第10军是没有作战任务的,第九战区也只是抽调2个师兵力,向岳阳以东地区日军弱点进行攻击,协助第六战区侧击日军。及至1118日,各路日军击败正面抵抗的国民党各部队、形成对常德城包围之势后,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才电令第九战区司令部,第10军归第九战区指挥,驰援常德。

  从第10军奉令参战到战事结束,大体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支援第57师作战阶段(19431118-1128日)

  第10军奉令后,除以野炮营留置长沙外,当即由衡山北进。此时日军已进至常德城外围,蒋介石为实现将日军“于沅江江畔包围而歼灭之。”[4]的意图,令第九战区抽调第10军、第99军主力、暂54师,归李玉堂指挥,进攻洞庭湖南岸亘沅江右岸日军。以重点指向德山方面,支援第57师之作战。到26日,第10军渡过资水、抵达桃花江时接到第九战区长官部命令,令该军迅向黄土店、仙人桥、东岳庙、金牛山、岩鸡桥之线前进,准备向牛路滩、谢家铺之敌攻击。据此,第10军拟定作战部署如下:第190师于27日拂晓前展开于向家冲、软桥东西之线,以主力指向牛路滩,以一部向麻石桥。第3师于27日拂晓前展开于西保桥、鸡公堤、周家冲之线,以一部协助第190师攻击,主力随第190师之进展,向谢家铺以西地区攻击;预备第10师,随军之进展向常德方向推进,掩护军左侧背。

日军第3师团得知第10军来援的消息后,即于1126日晚,将位于沅江西岸的桥本第68联队主力调往沅江东岸,同时命令簗獭第三十四联队主力火速向下陡山附近前进攻击国民党增援部队。第68师团以步兵第58旅团在薛家铺附近面向东及东南方,以第57旅团(清水旅团)与太田旅团之右翼相连接,并在石门桥南方高地占领阵地,进行准备;同时命令向下陡山方面行动的户田第3大队主力进入毛家滩附近,准备围歼第10军。[5]

  27日,第10军各师按作战计划攻击前进。预10师抵达王家湾附近时,遭到日军第3师团一部阻击,发生激战,双方伤亡均重重,呈胶着状态。第3师于27日拂晓展开,到28日下午630分推进至鹿角坪、鄢家冲之线。 第190师协同第99军暂编第54师攻击麻石桥,另以第569团由软桥攻击牛路滩之敌,进展较为顺利。

  为了迅速达到支援和配合第57师守城的目的,方先觉于28日下令:第190师攻占苏家渡,第3师攻占德山(马蜂岭),预备第10师攻占毛家渡后,续向王家湾(德山西北)前进以掩护军左侧背,各师务于29日前攻占之。

  奉令后,预1029日拂晓将主力转移于右翼展开斋公咀东西之线,先头部队在益家冲与日军激战,当预10师主力向太平桥方向攻击前进时,遭遇千余日军猛攻,激战竟日,预10师伤亡甚重,被迫退回益家冲、斋公嘴地区,整理部队。第3师被日军阻止于汪家溶附近,攻击受挫。第190师奉令后即于夜半由牛路滩以轻装经谢家铺、石门桥向日军攻击前进。但在29日上午又接到军部命令:“以一部经中牛桥、芦林湾、熊家铺占领万福桥掩护军之右侧,主力经谢家铺、石门桥向苏家渡之敌攻击。”[6][4]89至第190师乃向中牛桥前进,受到日军顽强阻击。而暂编第54师在第190师的配合下,进至谢家铺附近。

  第二阶段为解常德之围(1129-126日)

  正当第10军受日军阻击进展迟缓之际,常德城陷入严重危机。29日,常德受到日军的纵火及日机轰炸,城内一片火海。当夜,大、小西门亦为日军突破。师长余程万致电战区报告说:“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炮兵)指挥官、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主任等固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在鉴于此,军事委员会不得不改变第10军援常作战的任务,变援助常德作战为解常德之围的作战:“第九战区应以速解常德围为主眼,着即将第10军主力保持主力于左翼,向德山及其以西地区突进为要。”“切忌以第10军参加对于沧港、石门桥一带港汊纷歧地区行正面攻击、迟滞前进为要。”

据此第10军军部严令各师:于30日拂晓前,第190师攻占石门桥;第3师攻占德山;预备第10师攻达三里冈后,以一部占领该地,主力续向德山前进,确实掩护第3师之攻击。[7]

    30拂晓,预10师按军部29日作战命令,为掩护第3师向德山进攻,率部千余向数倍于已的日军发起猛攻,在益家冲、南阳碑、兴隆街等地与日军反复搏杀,因伤亡惨重,于当夜撤离战场向东南方向转移阵地,但在金麟桥附近遭到千余日军拦截,经激战得以冲破重围,并与师主力取得联系。121日拂晓,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预10师主力发起猛攻,并逼近师指挥所。师长孙明瑾乃集中所有兵力向北突围,试图取得友军联系与支援,但在进家冲东南端时遭敌伏击,身中四弹壮烈殉国。余部在副师长葛先才率领下继续向日军进攻,葛先才与师参谋长先后负伤,参谋处长陈飞龙上校亦阵亡,全师一时群龙无首。陷入苦战。团长李长河突至斋公嘴后收拢将士600余人,继续战斗。

  第3师在预10师的掩护下进攻较为顺利,他们以第8团牵制当面日军,师主力乘机钻隙向德山急进。当日上午8时进至德山附近,与日军激战竞日,于下午6点攻占德山,并打退了日军的反击。121日第3师正准备巩固战果,于12时接到薛岳电令:“常德情势危急,立派敢死队千名,应不惜任何牺牲,限一日猛进至城西南岸支援及入城协助。”为了增强余程万作战的信心和稳定军心,薛岳将援军的消息告知余程万:“已令周师(第十军预三师)先占德山,部队立派一团速到常德城西南岸,支援克师,入城协助”;[8]接着薛岳又告知余程万:已令第10军“派敢死队一千人,或一团速到常德西南支援友军,并入城助战,先觉立率朱孙两师击破石门桥,放羊坪附近之敌,进至苏家渡,二里岗作战”。[9]方先觉军长也给余程万师长发来电报:“第三师已于陷(卅)日攻占德山附近,及其以南地区,盼联络”。[10]余程万仍派出人员前往德山,与周庆祥取得联系。师长周庆祥乃留第9团守德山,第7团经南站向常德城突进,进至南站,当即遭到了日军的猛烈攻击。此时,常德城内陷入苦战,城破在此。第3师师长周庆祥于2日令第7团排除一切干扰迅速渡河入城协助第57师作战。周庆祥并派人将第7团入城助战的消息写信告诉余程万。信说:“本师于十一月三十日晨到达德山以南地区,开始向德山攻击,经一昼夜之激战,于同日午后五时三十分确占领德山,并控制其东南之线,惟以远道驰援,常德敌我情况,诸多不明,故特着本部谍报员龚志雄,黄茂林两员,前来联络,请将一般情况详为示知为感。” 余程万接到此信十分高兴,通令各部要大家格外努力争取时间,并致孙方先觉与之约定:令周庆祥派一团于当晚在南站渡河入城,其余部队由芮家河附近渡河,夹击攻城日军,并告之,已准备好船只,而且南岸民众船人众多,可尽量征用。但是此时,第7团虽然离常德城只有一步之遥、一河之隔,却难以向第57师伸出救援之手。当天晚上,日军调集重兵,将第7团围困在南站,并发起猛烈进攻,3日上午,第7团伤亡惨重,被迫退回德山,全团官兵仅剩百余。

    3日,常德陷落后,日军即调团攻常德一部2000余人南流沅江,与斗姆镇附近之日军8000余人,包围德山,守军第9团打退日军多次进攻,坚守阵地不退。4日拂晓,日军利用飞机大炮做掩护,并施放毒气,向第9团阵地发起进攻,激战至下午四时,守军阵地全毁,营长周志清以下全营官兵牺牲。团长张惠民乃亲率特务排、防毒排、卫生队及团部士兵奋力抵抗,也壮烈殉国,阵地被突破。当晚,第9团残部由代团长陈德陛指挥,继续战斗,6日,德山失守。周庆祥率残部向太子庙突围。

190师除以一个营在五龙山附近监视当面日军外,主力部队由牛路滩向汪家溶前进,但因道路崎岖,进展十分迟缓,于30日黄昏抵达赵家桥附近,其一个团进到谢家铺,但遭到日军第68师团一部的阻击,激战至121日,双方伤亡惨重。为了配合第3师作战,第190师从2日起向当面日军发起进攻,至5日先后攻克李家湾、龙嘴上、兴隆街、枫上桥等地。后接李玉堂命令向石门桥攻击前进,7日攻占石门桥。但此时常德城已失陷多日。

  三、第10军援常失败的原因

  由上述可以看出,第10军援常作战,虽然有广大官兵英勇战斗,前赴后继,英勇牺牲,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他们并没有完成援常作战的任务和目标,可以说,这是一场失败的战斗行动。

从常规上来讲,支援常德作战并不是只有第10军,还有第99军和暂编第54师,总兵力约4-5万人,而日军用来阻止援常的国民党军队所部署的兵力只有第68师团约15000人,后期调了第3师团的两个联队,总兵力不过2万人;而且从长沙到常德不到200公里,每天走50公里4天也能到达常德;从汉寿到常德也就是七、八十公里,正常行军不到两天就可以到达。所以无论是从兵力对比来看还是从地理位置来看,解常德之围应该是可能的,但是却失败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呢?分析起来有下列几方面的原因。

  第一、国民党最高军事当局部署失误。如前所述,在国民党军事当局最早的作战计划中,第九战区只是抽调2个师在岳阳后方侧击日军,而没有要求第九战派遣有生力量向常德推进,抢占有利地形,防止日军从南方包围常德。当时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考虑要第100军军长施中诚派一个师进抵德山占领阵地,但是为蒋介石否决,认为“常德已有五十七师担任守备,该军无以一师开德山之必要。”[11]当日军从1118日起对常德实施大包围态势时,蒋介石才感觉到形势的危急,才决定以第10军、第99军主力、暂54师,归李玉堂指挥,进攻洞庭湖南岸亘沅江右岸日军,以重点指向德山方面,支援第57师之作战,但是此时德山已为日军占领,失去了战机,从而使常德门户洞开,失去了有力屏护,也为援常作战造成了极大困难。

  第二、第57师作战部署失当。当时57师将主力部署在常德城东、西、北,在城南只派了一个营(第169团第3营)附战防炮第一连驻守德山,以主力占领老码头、马峰岭阵地,以一部占领德山市,以一连占领牛鼻滩等据点。而对南站这个常德城重要的战略支撑点却没有派出相应兵力占领,所以使得日军占领德山后迅速占领南站,并依托南站对常德城实施攻击,同时阻止国民党军队对常德的支援。而且第57师为了防止日军渡河攻击常德城,将所有船只搜走,以致第3师第7团攻占南站后无法渡河进入城内,这实际上是割断了第57师与外界的联系,成了孤军守城应战。

  第三、第10军以疲惫之师参加战斗,导致战斗力减弱。第10军自18日接战区司令长官的命令驰援常德,来不及进行各种战前动员与准备,即马不停蹄,迅速开赴常德。时任预十师副师长的葛先才回忆“我军由衡山县以南地区出发,经湘潭、长沙、宁乡、益阳各县境,每日以百华里强行军速度急进。经五天之行程,抵达常德境之谢家铺,距县城约四十余华里。这五天强行军中,本师落伍士兵将近八百人,未落伍者亦疲惫不堪。每晚到达宿营地时,只要将无线电台架起,长官部电令就来了,限第二天赶至某地;同时亦收到常德守军无线电台呼叫,切盼第十军解常德之危,而且昼夜不停呼叫。救兵如救火,尤其友军指名我第十军解围,可见对本军之信任。我军将领亦为之感动与同情,义不容辞,不顾辛劳,急赶驰援。”[12]而进入常德后道路交通则加重了行军的困难,因为在战前所通往常德的公路“规定每隔30公尺,在公路横断面上挖成10公尺宽、5公尺深的深坑。由县政府按照《全民义务劳动条例》征集民工进行破坏。”这虽然“对日寇犯常起到一定的减缓作用,但也给自己造成了一些不利的因素。”[13]使得援军行动迟缓,官兵更加疲劳。所以当时第10军进抵常德境内后,所有官兵的一个心愿就是“‘我们只要睡一个觉,明天就能拼命干。’”[14]但是由于当时常德城战情紧急,官兵们这样一个小小的心愿都无法确定成,25日晚到达黄土店,26日晨就开始攻击。真可谓是“马不停蹄,人不解甲”[15]10军官兵以疲劳之身参加战斗,其战斗力肯定会大打折扣。

  第四、国民党各军缺乏配合与联系。这不仅表现在国民党其他参加解围战的部队不相配合,也表现在第103个师之间缺少配合作战。关于这点,葛先才在战后总结时曾说出:“本师腹案,第一步攻击奏功后,不理睬左右之敌,仍继续冒险攻击前进。但敌人兵力太强,重重叠叠步步设防,而我则举步维艰,敌人且有向我左翼包围之势。经两昼夜之恶战,仅推进五华里。而令人不解者,本师两翼始终毫无动静,又无友军增援,孤师苦战,伤亡颇重。更不解者,本师已濒临险境,战区司令部还一再勒令本师迅解常德之危。这不像是有计划的作战,无协调,无配合,不知彼,不知己,而形成盲目指挥的盲从战。惟事后得知,我某军只后我一二日之隔抵达谢家铺。但按兵不动,这就难说了,究竟是指挥上的错误,还是部队避战,……”[16]特别是预10师遭到数倍日军围攻时,“孤师奋战两昼夜,友军杳如黄鹤,其他地区皆不闻枪炮声,岂非战场无配合?” [17]

  第五、第10军内部人事关系复杂,矛盾重重。如前所述,第10军的三个师来自不同的部队,其历史各不相同,人事关系较为复杂。矛盾较多。如李玉堂担任军长时,曾经实行各师进行干部交流,后来李玉堂在上级的支持下,将几个团、营长撤职,才将事情平息。后来在李玉堂的指挥下,这三个师逐渐的融合,尤其是两次在长沙城下大败日军,更加提高了李玉堂在军中的威信,官兵都对其信服,彻底改变了当初的抵触情绪。对于方先觉接任第10军军长,并不是所有的同僚和部属都认可的。比如第190师师长朱岳就十分反感。早在李玉堂任军长时,第190师的干部就对李有所抵触,其中就有团长朱岳和师长余锦源。李玉堂推荐方先觉任军长,将余锦源升任副军长,让他脱离实际军权,给方先觉的指挥清除障碍。余锦源不得已,只好离开部队到后方办事处去了,留下来的第190师长由朱岳升任。朱岳对方先觉很不买帐,处处抵触方的命令,特别是在123日战事最紧张时,方先觉命令第190师增援第3师,但第190师朱岳明显不愿意执行这个任务,加上这时候薛岳直接命令第190师进至牛路滩后停止待命,朱岳便决定执行薛岳的命令,坐看第3师在前线与日军血战,自带部队在后观望。导致第3师孤军作战,德山失守。

  四、第10军援常失败的影响

  第10军援常失败致少产生了三个方面的影响:

一是对常德守军和常德城的得失而言,虽然不能说第10军援常失败是导致常德失守的主要原因,但也不能不说是重要因素之一。由于第10军及其他援常部队行动迟缓,失掉了协助常德守军守城的良好时机,使得常德守军听到援军到达后燃起的一点希望迅速破灭,知常德城已不可守,余程万率部离开常德城便是这种心理的反应。

二是对第10军本身而言,造成了重大损失。三个师损失惨重,特别是预10师,师长阵亡,副师长、参谋长受伤,全师官兵幸存者不1000余人。

三是导致第10军再次陷入危机。常德会战后,第九战区司令部对方先觉率领第10军没有解常德之围十分不满,对第10军进行整顿,军长方先觉被撤职,由方日英接任,第190师师长朱岳被调离。由于第10军官兵拒绝方日英接任,第10军第二次面临无军长的局面。

总之,在援常作战过程中,第10军全体官兵在长途奔袭、极为疲劳、缺少重武器的情况下,与日军进行了英勇的战斗,但由于种种因素的影响与限制,终未能达成解常德之围的任务。但是他们不怕困难、流血牺牲的精神和爱国主义热忱,永远值得我们景仰。



[1]罗玉明,男,湖南桃源人,湘潭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2]左谦,男,湖南沅陵人,湘潭大学历史系中国史硕士研究生。

[3]著作方面主要有:周询的《抗日时期常德会战》;张宪文的《中国抗日战争史(1931—1945)》;罗元铮主编的《中华民国实录:抗战烽火》(19421945);罗玉明的《抗日战争时期的湖南战场》;肖梁栋的《湖南抗日战争史》;姜克夫的《民国军事史 第三卷(下)》;蒋纬国主编的《抗日御侮》等;服部卓四郎的《大东亚战争全史》等。论文方面主要有:申先的《常德会战述评》(辽宁师范大学学报,1988年第4期);郑立、范毅《论常德会战在抗日战争史上的地位》(武陵学刊1995年第2期);龙子的《常德保卫战考辨》(《武陵学刊》1995年第2期);徐伟民《开罗会议后第一个大捷——常德会战论略》(安庆师院社会科学学报1996年第3期);罗玉明的《常德保卫战简论》(湖南文理学院学报,2004年第29卷第1期),;邢祈的《“常德会战”的历史大背景》(湖南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方庆秋、朱清如《日本中国派遣军策动常德作战原因新探》(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3月第29卷第2期);李伽《常德会战》(《源流》2009年第12期);程炀的《试论抗战相持阶段的湖南战场》(2010年黑龙江史志第218期)等等。

[4]《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下),第1182页。

[5]日本政府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 高书全译.《昭和十七、八(19421943)年的中国派遣军》,中华书局 1984年版。

[6]蒋纬国.《抗日御侮》(9),台北:黎明文化公司.1978,第89页。

[7]蒋纬国.《抗日御侮》(9),台北:黎明文化公司.1978,第89页。

[8]陈浩然.《常德抗日血战史》,台湾文海出版社1965年版,第32页。

[9]陈浩然.《常德抗日血战史》,台湾文海出版社1965年版,第32页。

[10]陈浩然.《常德抗日血战史》,台湾文海出版社1965年版,第32页。

[11]《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下),第1181页。

[12]葛先才著,李祖鹏编《长沙·常德·衡阳血战亲历记——国民党将领葛先才将军抗战回忆录》,团结出版社.2007年版,第43页。

[13]章伯锋、庄建平主编《抗日战争》第2卷,四川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66页。

[14]葛先才著,李祖鹏编《长沙·常德·衡阳血战亲历记——国民党将领葛先才将军抗战回忆录》,团结出版社.2007年版,第41页。

[15]章伯锋、庄建平主编《抗日战争》第2卷,四川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67页。

[16]葛先才著,李祖鹏编《长沙·常德·衡阳血战亲历记——国民党将领葛先才将军抗战回忆录》,团结出版社.2007年版,第45页。

[17]葛先才著,李祖鹏编《长沙·常德·衡阳血战亲历记——国民党将领葛先才将军抗战回忆录》,团结出版社.2007年版,第140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寻找广德医院创始人罗感恩大夫的...
· “2015•纪念中俄反法西斯胜...
· 关于解决澧县籍著名抗日烈士王剑...
· 关于恢复常德会战阵亡将士公墓原...
· 关于举办《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
· 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公墓面貌变...
· 常德会战研究会祝抗战老兵中秋快...
· 国务院关于公布第一批国家级抗战...
· 9月3日,我市将在公墓举行抗战...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