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首 页机构简介理 事 会对外交流学术活动研究论文学术成果慈善活动
 
今天是:
首页 > 研究论文
川军在常德会战中
发布日期:2013-12-04浏览次数:字号:[ ]

  何允中

  一、会战前奏

  194310月开始,占据华容县城的日军开始频频活动,以中、小队为单位,组成汽艇分队,在长江南岸沿滨湖地区的湖沼港湾中不断进扰。这些汽艇分队十分猖獗,艇上架设轻重机枪,自持火力强射程远,行动迅速,经常突袭两军中间地带我巡逻兵。紧接着,敌人的活动越来越频繁,还不断来村中抢粮和烧杀。情形表明,敌人似乎又有大的活动。

  驻守在南县的一五○师师长许国璋得到报告,摸准了敌人的行动规律后,下令伏击。

  一天,几只汽艇袭扰我防区,装载着抢掠来的粮食物资进入回程。

  天色接近黄昏,汽艇加足马力。艇上的鬼子不时向两岸的芦苇丛中射击。

  当汽艇进入我伏击地点,指挥官下令开火,汽艇上的敌人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就不断地栽倒在水中。稍后,汽艇上的敌人清醒过来,很快就明白了这显然不是小规模的挠袭,而是有准备的伏击,于是猛烈还击。这时,两岸飞向汽艇的子弹越来越密,六○炮开始开火。伏击队的川军士兵不顾艇上机枪扫射冲到岸边向汽艇投掷手榴弹。

  汽艇终于支持不住,开始逃跑。可是师长许国璋早有计划,安排的伏击战线又特别长,汽艇在我猛烈的火力下伤痕累累。几艘伤势较轻的汽艇拖着浓烟逃走了。三艘汽艇起火,失去操作能力撞到岸边,搁浅了。士兵冲到艇上,解决了顽抗的敌人,五十多个敌人被打死。

  这一次伏击收获非同小可!除了艇上的轻重机枪和各类物资被缴获以外,还有一件更珍贵的战利品:一具血肉模糊的日军军官尸体下面,压着一个军用皮包。官兵打开这个皮包,一张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露出来。这张军用地图被迅速地送到师长许国璋手中,紧接着这张地图又被送到军长、总司令和战区长官部。

  这张地图上标明,敌人将要发动一场新的攻势,其主攻的箭头矢标直指常德,助攻矢标指向桃源!

  二、许国璋师长殉国

  当时,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已经处于劣势,在太平洋中部马绍尔群岛和南太平洋新几内亚群岛的决战已经惨败。号称百年长胜不败的联合舰队已经被摧毁而所剩无几。直接保卫日本本土的硫磺岛和冲绳岛已经暴露在美国强大舰队面前。在西面,菲律宾群岛正面临虎视眈眈的美国军队反攻。日本人已经感到菲岛也将不保,在向本土撤退美英战俘。日本人的第一国防圈被撕破了。

  在我国云南西部,虽然中日双方还是隔着怒江对峙,但中国方面已经在怒江东岸集中了二十多个装备着美式武器的作战师,而且后备部队还源源不断地赶到。使日本军方感到恼火的是,如果日军被逐出缅北,那末,美国的装备就会通过滇缅公路从印度大量地运到中国战场,日军在中国战场赖以生存的武器优势将会丧失。也就是说,在中国战场彻底失败也就为期不远了。

  在这种形势下,日本陆军发动了“常德会战”。战略的目的有两个:一、攻击常德,牵制我远征军发起怒江战役;二、占领战略要地常德。

  日军以第十一军司令官横山勇为总指挥,集中了五个师团、四个支队共八万兵力和一百三十余架作战飞机,对第六战区约二十八个师、近二十万人发起攻势。

  攻势从111日开始,日军分三路西起沙市,东至岳州全线进攻。我一线部队受命逐步后撤。至11月下旬,日军已从西北和东北两路逼近常德和桃源。

  此时,阻击西北一路敌军的任务落到了二十九集团军肩上。集团军总部命令四十四军军长王泽浚率一六一师到常德西北四十公里的漆河协同友军侧击敌人。同时命令在南县、安乡作战的许国璋一五○师向西南转移,占领常德北面的制高点太阳山,并以太阳山为根据地,与相邻的一六二师相呼应,准备攻击敌后。

  自从开战以来,一五○师许国璋部在南县和安乡一线作战已经二十余日,伤亡十分惨重。接到向太阳山转移的命令后,当即摆脱敌人撤向澧水岸边。可是右前方澧市正面之敌已经渡过澧水,正向我一五○师截击而来!

  此时,一五○师距目的地有数十公里。如果不赶在敌人的前头到达太阳山,全师将前堵后追的形势下被敌包围而陷入覆没的困境。

  许国璋师长当机立断,命令师参谋长林文波随四四九团团长谢伯莺作先头,迅速渡河急驰太阳山占领各要点,掩护后续部队到达。同时命令四四八团和四五○团分头向太阳山速进。自己则率师部和两连士兵跟进,随后进入太阳山。

  不料晚了一步!从津市渡河之敌已经得知前面是我一五○师部的消息,乃迅速突进。许国璋率师部尚未到达太阳山,敌人已经插到师主力和师部之间,截断了许国璋通向太阳山的道路。

  此时,尾追而来的敌人已经赶到,敌人从两面发起攻击。许国璋率部且战且走,从太阳山和常德之间退到常德西面十来公里的陬市镇。敌人紧追不舍,在黄昏时将陬市镇三面围住。陬市镇临河而建,南面是沅水。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正面是数倍于我的强敌,后面已经没有退路。在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趁着敌人攻击的间隙,许国璋命令与师参谋长林文波最后一次联络后销毁电台和密码、全体师部人员提枪上阵。师长抓紧时间鼓励官兵:“我军三面被围,后面是深不可测的河水,既无渡船,又天寒地冻,我们决不能当俘虏或落水淹死。身为军人,每个人都要勇敢杀敌,与敌人决一死战,光荣战死,以尽天职!我决不离开阵地一步,战死在这里,这就是我的坟墓!”

  敌人发起猛攻,许国璋亲自提着手枪指挥战斗。战斗激烈之时,一颗炮弹在身后爆炸,许国璋重伤倒地,昏死过去。许国璋平时身就瘦弱多病,又加连续作战二十余日,身体已经虚弱不堪。

  许国璋师长平素待人宽厚温和,与士卒同甘共苦,深得官兵爱戴。身边的官兵看见师长中弹倒地,浑身是血,鼻吸全无,卫兵大哭,急忙把师长抬至镇内草房内暂停。此时恰逢两名渔民欲架船逃离,听说师长战死,激于义愤,不顾死活要尽力将师长遗体送至南岸。

  许国璋被送到南岸后,随行官兵疲劳已极,大家一同挤在一间草房内休息。翌日清晨4时左右,许师长逐渐清醒过来,问及左右,才知道陬市已被敌人占领,自己伤后被抬过南岸。炎炎一息的师长突然挣扎着断断续续大声说道:“我……我是军人,应该……死在战场上!”说完又昏迷过去。

  天还没有大亮,许国璋又慢慢苏醒过来,趁卫兵不备,伸手摸起卫士放在地上的手枪,自戕殉国了!时间是19431120日。

  许国璋殉国前在津市临泉五泉铺作战时,曾利用军旅间隙修家书一封,恭录于后:

  应康吾儿:

  年来家事艰难,余固知之。但军旅事忙,实无暇顾及也。余连年毫无积蓄,汝之学费,概由家中负担。近来倭寇又来大呈蛮威,向我阵地猛扑,我师正待命反攻中。余曾告之各级官兵,大家吃国家一分钱粮,非拼命杀敌、争取胜利不可。话毕见各官兵非常兴奋,余盛欢喜。且余叠蒙治易总座之拔擢,常聆润泉军长之奋勉,复在贤明领袖领导之下,纵赴汤蹈火,更不容辞。如此上阵,万一不幸,汝勿以余为念也。汝遵母训,努力读书,继续余志,至要至要。

  父 宪廷 谕十一月八日于五泉铺

  许国璋牺牲后,副师长赵璧光升任一五○师师长,带领余部继续作战。

  三、敌后游击和围攻县城

  此时,从北和东北方向攻击之敌已经突破我一六二师孙黼部在石板滩之防守阵地,以其主力直插常德,并以一部向我太浮山阵地进攻。另从西面攻击来的一路日伪向王泽浚四十四军军部及一六一师何保桓部漆家河阵地压迫,同时又以一个旅团并伪军之一部直向桃园攻击而来。

  桃源是二十九集团军总部所在地,其时只有一个直属独立团。独立团奋起抵抗,掩护总部转移十余公里到郑家驿。

  日军包围常德,战事极其惨烈。常德激战之时,常德北面太浮山之一六二师师长孙黼查获敌后勤补给和撤离伤病情报,组织强有力的部队分三路向其猛攻,并以小股部队向敌截击,歼其大佐以下官兵二百余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敌人乃不得不从主攻部队中撤下人马护卫后勤路线两侧。又被孙师利用山区地形不断给予沉重打击,毙伤敌官兵数百,击毙战马百匹以上,击毁运输工具无数。

  我一五○师谢伯莺团在师参谋长林文波的带领下占据太阳山后,立即同师长许国璋取得了联系,知道师部受到攻击,又知道师长已转移陬市,随后便再也不知道师长的下落。林文波心急如焚,又向军部和集团军总部联络,终于得知师长许国璋牺牲的消息。

  知道师长殉国,全军失声痛哭,发誓加倍讨还血债。随后,林文波又得到总部指示,不断向围攻常德的敌人发起进攻,从背面牵制敌人。另又以运动战方式,摧毁敌之运输线路,消灭敌之后勤力量,不断利用夜间和太阳山的有利地形对敌发起袭击。

  四十四军此时采取十分灵活的战术,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军长王泽浚亲自带领一五○师之一部,合同一六一师向敌发起突然进攻,迅速收复桃园和陬市。其后,又结集一六二师以及谢伯莺团向围攻常德之敌攻击。

  日本人包围了常德,但常德守军始终保持着南门一条生命线。日军攻占了东南郊区的德山镇,但也无法截断这条通道。通过它,我常德守军不断得到补充和撤走伤员,对常德之战起到重要的支撑。

  常德战役进行到最紧张阶段,日军派出增援部队,汇同德山镇的占领军,再次强攻这条交通线,企图捏断常德的命脉。

  此时,二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王纘绪(兼战区副长官)率集团军总部退到郑家驿后,立命少将高参张一斌指挥集团军总部独立团沿沅水直扑德山镇,保卫这条生命线。集团军总部独立团是王纘绪身边最后一支部队。张一斌受命后,为总司令留下一个营,率领独立团两个营上阵。

  独立团距德山镇约二十余公里,德山镇就在常德的南郊。距离上敌人已占先机。张一斌在先头营中催兵急进,前面中发现敌兵三百余,正向我前进!张一斌立即命令机枪连占领右侧制高点,全力掩护攻击!机枪连长李辉迅速带领四挺重机枪抢占阵地。待敌人冲锋进入射程,重机枪连同步兵连的轻机枪猛地开火,掩护我官兵向敌人发起猛攻。

  这伙敌人在我连续打击下,终于支持不住,回头跑到德山镇。此时又遇友赶到,从敌后方攻击,敌不支仓皇渡过沅水退却。此时,我独立团全面到达,对准渡河的敌人以猛烈的机枪火力扫射,打死的敌人上百。二十多名鬼子落入冰冷的沅水中挣扎。独立团这大获全胜,解除了常德南面的围困,保持住了这条要命的通道和同余程万部的联系。战区长官部因之奖励独立团奖金一万元。

  常德会战紧张时,三战区川军三十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得到战区长官薛岳的电令,派出有力一部驰援常德。王陵基命令新十五师师长江涛率本部应命。

  新十五师原驻江西修水县九宫山,时该师从驻地到常德有十天的路程。

  新十五师是一支惯于长途奔袭的队伍。此时天气阴冷,风夹雨雪,新十五师官兵顶着风冒雪日夜兼程。师长江涛与官兵同苦,以副师长陈渔浦率先头,自己随后。正副师长一前一后督师急进。当全师赶到常德东郊的时候,友军已在常德外围同日军展开激战。

  日军虽然拼力顽抗,但完全处于内线作战。江涛师位于敌之外线,从德山据点的敌人侧后发起猛攻。德山之敌受到两面夹击,不得不放弃德山镇,退守城垣。

  德山镇是常德城的重要支撑据点。当初我军失守德山,常德守城的犄角失掉一偶,使常德守军陷于被动。现在,日军失守德山,形势完全颠倒过来。

  新十五师奉命完成对友军的支援后,又立即转进常德西门,再接再厉,在西城发起攻城战。全师官兵不顾疲劳,用命猛攻。敢死队连夜抬着云梯攻城,其奋不顾身势态令城垣上的鬼子胆寒。新十五师到达常德战场战斗到第三天,城中敌人在我众援军的围攻下被打得精力竭,终于弃城。

  新十五师在增援常德所表现出来的战斗精神受薛岳的赞扬。会战结束后的总结大会上,新十五师受到战区长官部嘉奖,师长江涛、副师长陈渔浦以下,有不少官兵得到勋奖。

  四、破敌情报、追歼逃敌

  敌人只在常德城里勉强呆了六天,日军总指挥部惟恐深入常德地区和常德城内的日军陷入灭顶之灾,以“已达牵制怒江作战之目的”为自我解嘲的借口,下令日军撤退反转。

  一架敌机飞临常德上空,空投反转命令。从飞机投下的撤退命令,有一个图筒落入我军阵地。我军截获这纸机密,立即报送战区长官部。

  长官部的参谋们拿到这纸命令,却摸不清虚实。送到代长官孙连仲那里,孙连仲心里也嘀咕,日本人怎么这样糊涂,给自己对手送情报,该不是什么花招吧?

  这个迷团很快就被在太阳山里的一五〇师林文波解开了。

  太阳山的搜索排发现鬼子情况有变,从公路上往常德去的汽车全是空车,而从常德返回的汽车全成了重车!师参谋长林文波立即现场核查。

  观察哨的哨兵翻开战地记录本报告,已经发现有四个车队共一百二十七辆空车向常德方向开去。到现在为止,常德方向已开回来八十八辆,全是重车。为了躲避盟军飞机,重车都在早晚行驶。

  正巧又一个车队从常德方向开过来。车上盖着蓬布,轮轴上面的钢板被压得很低,林文波迅速作出判断:“这是日军在向后运送物资和伤亡,是准备逃跑的征兆。”立即返回指挥所,急电集团军总部,并建议总部向战区长官部报告。电报发出后,很快便得到长官部复电:分电各军,准备追击!

  一日后,敌军果然退却。我官兵士气大振,各路军马对日军展开大追击,杀得日军落花流水,最终退到会战发动时的地盘。

  日军退却时,我二十九集团军组织起精悍部队沿路截击,穷追猛打,我俘虏敌兵二十三人,缴获三八式步枪、机枪三百件以上。在四十四军截击的路上,截获敌人用以驮运尸体的马匹就不下五十匹,而且还随着战况在不断地添加。

常德会战中,我川军共有二个集团军五个师的队伍参加作战,为会战的胜利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寻找广德医院创始人罗感恩大夫的...
· “2015•纪念中俄反法西斯胜...
· 关于解决澧县籍著名抗日烈士王剑...
· 关于恢复常德会战阵亡将士公墓原...
· 关于举办《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
· 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公墓面貌变...
· 常德会战研究会祝抗战老兵中秋快...
· 国务院关于公布第一批国家级抗战...
· 9月3日,我市将在公墓举行抗战...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